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京二中老三届

插队45周年纪念

 
 
 
 
 

日志

 
 
关于我

不道听途说,不发牢骚,不抨击时政,坚持原创,只说自己经历过的事。 这是我们的芳草地,在这里我们可以回忆过去的岁月。师生感情,同学的热情,插队时艰苦磨炼互相帮助的真情,以及工作后一些心情。我们在这里交流相互学习,使我们老年生活更加充实,更加丰富多彩。我们要热爱这块土地,让大家发挥更多的正能量呵护她,使她更加鲜艳美丽。

网易考拉推荐

《茨菇烧肉》—母亲的味道  

来自王敬民   2016-12-14 00:46:51|  分类: 往事回忆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茨菇烧肉》—母亲的味道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孩提时的我荤腥不沾,只吃蔬菜和鸡蛋。外婆调侃我是和尚投的胎。

十岁后还俗七分,不吃鸡鸭鱼,唯独偏爱吃猪肉,而且只吃肥肉不吃瘦

肉。用“挑肥拣瘦”四个字形容我,再恰当不过了。以猪肉为主的菜肴

不下几十种,然而最让我青睐的,还是母亲为家人做的那道茨菇烧肉。    

        小时候由于家里条件不好,一年中大多数时间里,别说鸡鸭鱼了,

就连偶尔吃顿肉都是奢侈的。在那个冷冽清贫的岁月,孩子们所有的念

想,就是掰着手指巴盼着过年。唯有过年的那几天,才能吃到平时难以

见到的荤腥和我期盼已久的茨菇烧肉。虽然母亲离开我们多年,每当想

起她的时候,总会垂涎她在世时给我们兄妹做的茨菇烧肉。

        在什么都凭票供应的年代,置办年货的过程也是相当辛苦与烦琐的,

从腊月二十开始,每天兄妹四人的手里攥着各种票证和钱,分头排队买

年货,大哥去粮站排起长队,购买只有春节才有供应的糯米、白面、花

生、麻油、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特供了。妹妹们提着菜篮去菜场买青

菜、茨菇和带鱼。落在我头上最苦的差事就是买豆腐和豆腐果。而且头

天晚上就得去豆腐店,在柜台前放上砖头、石头或者没了底的破篮子以

宣示主权。然后夜里三点鈡还得爬起来去豆腐店排队,还是少年的我,

冻得鼻涕直淌不说,时常还要为你前我后的排队顺序发生争执相互推搡,

至动起干戈……。等年货置办齐全,已是年三十了。

        除夕夜这天,在母亲的召唤下,父亲天还没亮就起了床,劈起柴禾,

烟熏火燎地逗起两个煤球炉供母亲使用,然后就开始忙着打扫卫生、贴

年画。一切是那么的井然有序。忙碌中耳边还不时地传来父亲优美的口

哨声,他吹的家乡粤曲小调特别好听。吃过早饭,兄妹四人就开始帮母

亲摘菜、洗菜。刮茨菇时,大哥把一堆沾满淤泥和冰碴的茨菇分成四份,

其中有一份总是多一点,他让弟妹们先挑。剩下多的那份明显就是他的。

年少不懂事的我,心中居然还暗暗窃喜…。

        在国家经历困难时期,计划经济的那些日子,南京人年夜饭桌上的

菜肴几乎都差不多,不外乎猪肉、带鱼、鸡蛋、和少量的鲜活家禽之类,

且供应的数量也不多。大概每人半斤左右,有时还得做选择性购买。仅

管如此,看到桌上、地上随处摆放的食材,压抑、等待了一年的我们,

巴不得天赶快黑下来,全家人围坐在桌前,享受母亲为我们准备的“年

夜大餐”。

        母亲娘家早年也算是富裕人家,有六十多亩地和二十几间房屋。母

亲年轻时受过良好教育,知书达理。与左邻右舍相处的很和睦。女红活

样样拿手、且烧得一手好菜。虽然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她做菜依然很是

讲究。洗带鱼时叮嘱我们要将鱼身上银白色物质洗干净,两边的鱼鳍要

剪掉,她再把带鱼切成约六公分一段,晾干水分后,下锅煎炸至两面呈

金黄状。相比其它菜肴,我喜欢看她做茨菇烧肉时的每一个步骤与制作

过程:水烧开后将五花肉放入锅中汆水,然后切成快放葱姜、八角煸炒、

再放入黄酒、酱油、糖后大火烧,小火炖,最后放入茨菇。不一会满屋

就飘着茨菇烧肉那扑鼻而来的香味……。

        记得那会儿有个邻家女孩叫小红梅,她只要闻到茨菇烧肉的香味,

就缠着她妈妈哭着闹着说:“我要吃尼姑烧肉,我要吃尼姑烧肉…”因

红梅小,她总是把茨菇说成尼姑。每每听到小女孩的哭闹时,善

母亲会盛上一小碗送给邻家女孩。小红梅憋着冻得通红的小脸,眼角

挂着哭过的泪花,开心地吃着茨菇烧肉的样子,至今难忘。就这样烧

着看着、吃着品着。久而久之,兄妹四人都学会了如何制作茨菇烧肉这

道属于我们的“私家菜”。

        在苏北农村插队那些年,生活条件差,劳动强度大,也很少回家。

但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回到家中,回到母亲身边,那天的饭桌上定能看

我喜欢吃的茨菇烧肉。此时的我早已沉浸在母亲的关爱,呵护与体贴之

中,直到她八三年去世。之后的几十年里,每逢过年,年夜饭的桌上总

少不了茨菇烧肉,这道母亲传承给我们的私家菜。每当此时,仿佛我又

回到了儿时,全家人在一起过着年,当然也少不了小红梅哭着闹着要吃

的那道“尼姑烧肉”。

                                                                              

                                                                                王近民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写于中山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