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京二中老三届

插队45周年纪念

 
 
 
 
 

日志

 
 
关于我

不道听途说,不发牢骚,不抨击时政,坚持原创,只说自己经历过的事。 这是我们的芳草地,在这里我们可以回忆过去的岁月。师生感情,同学的热情,插队时艰苦磨炼互相帮助的真情,以及工作后一些心情。我们在这里交流相互学习,使我们老年生活更加充实,更加丰富多彩。我们要热爱这块土地,让大家发挥更多的正能量呵护她,使她更加鲜艳美丽。

网易考拉推荐

非洲岁月记忆 —— 我在非洲铜城:楚梅布(Tsumeb)  

来自allan   2016-12-06 16:45:11|  分类: 默认分类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楚梅布,纳米比亚北部重要的工业城市。

与楚梅布城市历史直接关联的是它丰富的各种矿产。何谓丰富?经过勘探,楚梅布共发现了约260种不同的矿物,其中有62种是世界范围内首次发现的矿种,许多种类的矿物结晶体堪称世界级审美标本。其中最具工业价值的是它的铜矿,品位和产量之高世界少有。德国从二十世纪初开始在楚梅布开采铜矿,起初用牛车运往大西洋边的港口,后来修建了铁路。遗憾上世纪九十年代大水淹没了矿井,楚梅布铜矿处于倒闭状况。我在奥普沃项目期间,与我有直接工作联系的一位工作人员原先是楚梅布铜矿公司的一位中层领导,矿山关闭后调到奥普沃农业部给水办当办事员。铜矿恢复开采后他坚决要求再调回矿山,不知是有后台还是有政策,他如愿以偿。临走时行李较多,请我帮忙送他回楚梅布。到达后我发现这个在奥普沃貌不惊人默默无闻的中年黑人,在楚梅布的住家竟然是一栋别墅。

下图:绿荫覆盖的铜城 --- 楚梅布

非洲岁月记忆                 —— 我在非洲铜城:楚梅布(Tsumeb)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楚梅布于2009年与兰州结为友好城市。纳米比亚城市与多个中国城市结为友好城市。比如,约1.8万人口的楚梅布与88万人口的兰州是友好城市,4万人口的纳北重要城市奥沙卡蒂与700万人口的南通是友好城市,20万人口的首都温得和克与2000万人口的上海是友好城市。我曾在纳米比亚与南非交界的边境地区工作过,常去离南非近在咫尺的纳米比亚边境小城卡拉斯堡。中江国际公司在那里承建一所医院,担任施工的项目经理来自淮阴,经他拉线联系,使人口不到4万的卡拉斯堡市与当时的人口约74万的淮阴市结成了友好城市,两城官员多次互访。这种与中国大城市结交的现象,像一个人口少的小家庭与一个人丁兴旺的大家族互相友好来往。这是200万人口的纳米比亚信赖14亿人口的中国,是发展中的中国体现国家不分大小的全球观,与贫穷落后的非洲国家分享发展经验。

因工作关系,我多次路过楚梅布这个号称纳米比亚北大门的城市。除了高大的矿山及与开采矿石有关的冷冰冰的工业设施,楚梅布城市市容最大亮点是颇具绿色,大片的绿地令人心旷神怡。高大的树木,地毯般的草坪,周边散落着维多利亚式建筑,庄严肃穆的天主教堂给人印象深刻。绿地边有博物馆,展览着殖民时代的马拉车辆和火枪大炮等武器,使你的思路回到兵器战争年代。特殊的地址构造使楚梅布地面有几个数百米深的水潭,我曾游览过楚梅布一个名叫Otjikoto的湖,湖面不大,呈圆形,四壁笔陡,无人知道有多深。传说一战战败时德国军队把枪支大炮武器扔进了水潭,以后这里被称作“枪炮坟墓”,成为一处山水自然与人文历史相结合的遗迹景观。坐在深潭边,看枪炮坟墓”,思绪如历史长河,逝者如斯夫,一战的枪炮还在这水下,当年使用这些枪炮的士兵又有几人在人间?

下图:深埋无数武器的神秘“枪炮坟墓”-- Otjikoto湖。

非洲岁月记忆                 —— 我在非洲铜城:楚梅布(Tsumeb)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下图:立于湖边的英德文字说明:

     仍然沉埋湖中的枪炮:

       * 8 野战加农炮  

       * 2 x 3.7cm  马克沁自动重机枪

   * 2 x 3.7cm  左轮枪

   * 4 x 7cm    山炮

   * 3 x 6cm    山炮

非洲岁月记忆                 —— 我在非洲铜城:楚梅布(Tsumeb)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中江国际在楚梅布多年承建工程,我在纳期间中江国际承建的最大的工程是女建筑师卡群·瓦茨设计的监狱项目。由于当地是矿山,地质很硬,仅仅开挖基础就花费了很大的精力。因为是监狱,设计的规格和所用的材料都很特殊。中江国际楚梅布项目部辛勤而出色的工作获得以苛刻出名的建筑师卡群·瓦茨很高评价和信任,这是不容易的事。

中江国际到楚梅布之初承接的第一个项目是一座大仓库,为走访这个项目我有了第一次深入楚梅布的机会。项目部设在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下,树上许多鸟儿整天吱吱啾啾,欢快啼鸣。刚到时我坐在树下跟项目经理谈话,突然听到手机铃声,四周望望不知铃响何处。此时一个管理人员走到树下向上爬,我才发现大树叉上钉了一块木板,手机竟然在上面响着。项目经理说这里刚开工,联系靠手机。但这里信号漂浮不定,接打电话拿着手机到处跑找信号。一次偶然上树掏鸟蛋,身上带的手机正遇来电,发现树上的接收信号清晰,于是以后就把手机放到树上,听到来电爬树接听,对外联系上树拨打。我听了觉得有趣也颇为感慨,常说中国人吃苦耐劳聪明能干,楚梅布中江人“手机上树”的故事不正心酸地说明了这点了吗?

楚梅布的这群中国人享受着与黑人一样的原始非洲自然生活:蓝天下呼吸着非洲新鲜空气,白天顶着非洲太阳干活,业余时间种菜养鸡,爬树掏蛋,下水捞鱼,甚至进山狩猎。从这个角度看“手机上树”,说明在楚梅布的中江国际这班家伙在艰苦的条件下施工,并没有“怨天尤人,听天由命”,而是“苦中作乐,乐在其中”。

他们也有激动时刻。有一次纳米比亚开国总统努乔马在楚梅布视察,看到了他们带领黑人在工地施工,于是走了过去。努乔马总统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大家都认识他,今天总统就在面前,真感到手脚无措。项目经理嗫嚅地提出与总统合影,努乔马欣然同意,于是这位普通的中国人拥有了一张值得炫耀和珍藏的照片。

努乔马是敢于对西方当面说“不”的知名非洲国家领袖,当西方攻击中国和非洲的合作是“新殖民主义”时,努乔马斩钉截铁地回答:“我们不需要别人来告诉我们谁是我们的朋友,中国是真正意义的朋友”。努乔马总统对在纳米比亚工作的中国人随和亲切,他和夫人看病都是找来自杭州的中国医疗队队长看。我在纳米比亚工作的岁月里,多次与上下班的总统车队相遇 --- 当然我是被警察挡在路边让道。努乔马曾多次参加过中江国际的项目开工或竣工仪式,中江国际的前后两任老总和多个员工跟他合过影。只是我遗憾地两次与他见面却未能合影,第一次他去罗伊丹农学院打猎前我在场。另一次在温得和克最大的建材公司波克维斯一个庆典会上,我和他并肩走进大厅,那时没有现在手机的自拍杆能拍下我和他在一起,我只能快走一步再转过身用相机拍下他微笑的形象。别以为在非洲就容易见到世界知名的总统并能与之合影,也要看机遇和“勇气”。 

    下图:努乔马总统参加开工仪式会见中江国际纳米比亚公司总经理

非洲岁月记忆                 —— 我在非洲铜城:楚梅布(Tsumeb)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下图:努乔马总统在项目竣工仪式上接见中江国际公司项目经理

非洲岁月记忆                 —— 我在非洲铜城:楚梅布(Tsumeb)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下图:努乔马总统与中江国际管理人员合影

非洲岁月记忆                 —— 我在非洲铜城:楚梅布(Tsumeb)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下图:我拍到的参加纳米比亚波克维斯公司庆典活动的努乔马总统

非洲岁月记忆                 —— 我在非洲铜城:楚梅布(Tsumeb)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楚梅布项目部附近是一望无边的丛林,中江员工闲暇时最乐于的事就是上树掏鸟和进山打猎。当地当时并不制止掏鸟打猎这样在中国不许可的事,当地人进山狩猎,连总统都到山林打猎。我们在楚梅布的人所谓打猎也只是跟着酷爱打猎的业主到山林转转,我第一次到楚梅布项目部就参加了这样的打猎活动。

下图:那天下午近黄昏我加入了进山打猎的队伍,猎人是业主,他带了一支猎枪和一把手枪,驾驶着一辆越野皮卡车,带着我和几个中江员工准备向山林出发。行前大家轮流端枪摆pose照相,同时我们的人也另开一辆车跟着,期待此行有所收获。

非洲岁月记忆                 —— 我在非洲铜城:楚梅布(Tsumeb)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非洲岁月记忆                 —— 我在非洲铜城:楚梅布(Tsumeb)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下图:车开进茫茫非洲丛林,四周荆棘遍布。猎人停车让我沿着前车之辙向前开,他站在车上端着猎枪双目搜索,其他人四处张望。山野一望无际,草深林密,车行许久也未见任何动物出入,不管是羚羊、野猪,还是野兔,更不谈大象斑马之类的大型食草动物了。

非洲岁月记忆                 —— 我在非洲铜城:楚梅布(Tsumeb)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非洲岁月记忆                 —— 我在非洲铜城:楚梅布(Tsumeb)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下图:)车越走越远,树越来越密,耀眼的太阳西沉,金色的晚霞映红西方苍穹,渐渐落到了天际之下。好一幅楚梅布丛林落日图!

非洲岁月记忆                 —— 我在非洲铜城:楚梅布(Tsumeb)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非洲岁月记忆                 —— 我在非洲铜城:楚梅布(Tsumeb)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下图:突然,“砰”的一声枪响,猎人终于向荆棘丛里开了一枪,我吓了一跳。大家什么都没看见,疑惑地望着他,他指林子,喊道:“hare! hare!(野兔子)”,停车跳下,果见一只野兔倒在草丛里。

开着两辆车,带着两把枪,在楚梅布丛林里跑了一个晚上,放了一枪,打到了第一只,也是唯一一只猎物。

说实话心里有点失望,有时我夜晚在路上开车一不小心还能撞倒一两只兔子呢,这猎打的……

看来醉翁之意不在酒,猎人之意不在猎,乐在非洲丛林中吧!我自我安慰。

非洲岁月记忆                 —— 我在非洲铜城:楚梅布(Tsumeb)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非洲岁月记忆                 —— 我在非洲铜城:楚梅布(Tsumeb)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非洲岁月记忆                 —— 我在非洲铜城:楚梅布(Tsumeb)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非洲岁月记忆                 —— 我在非洲铜城:楚梅布(Tsumeb)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