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京二中老三届

插队45周年纪念

 
 
 
 
 

日志

 
 
关于我

不道听途说,不发牢骚,不抨击时政,坚持原创,只说自己经历过的事。 这是我们的芳草地,在这里我们可以回忆过去的岁月。师生感情,同学的热情,插队时艰苦磨炼互相帮助的真情,以及工作后一些心情。我们在这里交流相互学习,使我们老年生活更加充实,更加丰富多彩。我们要热爱这块土地,让大家发挥更多的正能量呵护她,使她更加鲜艳美丽。

网易考拉推荐

李郁华:航模组的故事1 登山合谋  

来自仲肇舒   2016-06-24 15:38:43|  分类: 往事回忆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1年初秋的一个星期六下午,同在(3)班的存义兴头头地跑来跟我说:”初一(1)的两个人小学也搞航模的,约我们明天爬紫金山 ,顺便商量事情。“我没想到刚上中学有机会认识相同爱好的同年级校友,当然开心地回答”没有问题。“
    第二天大早,我饭碗一丢拿了一个山芋就往外跑,父亲叫住我说”不要走远,可能有大雨。“我头也不回地答应一声”知道了。“
    我沿着后湖岸向樱驼村小跑。天阴沉沉的,风打着旋 把落叶刮得起起落落,偶尔能听到几声吱吱的蝉鸣。到了集合地,他们仨都齐了。大家自我介绍了一下,算是相互认识了。原来皮肤黑黑一口普通话的叫晓毅,和豆芽菜差不多的懿谷小学是三牌楼的。白皮大眼胖胖的存义跟我小学同班,是南昌路的。我们都向往到中学能继续参加航模组,不再搞小弹射能制作大模型参加比赛。没想到学校根据上面”劳逸结合“的精神撤销了校航模组。商量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我们要恢复航模组,星期二下午到市航模协会上访。
    我发现他们几个与我性格相仿,一个个都是有主见的家伙,没有一丝优柔寡断。
    天空飘起了毛毛雨,我伸出舌头舔舔滴在唇边的湿润,想起了父亲的关照,开口道 :”今天有大雨。“他们三个不约而同地说:”下刀子也不怕!“话音刚落,大家忍不住哈哈大笑。
    处在南京东郁郁葱葱的紫金山我们都来过多次,路径很熟。一开始拾级而上,说说笑笑并不无聊。忽然晓毅突发奇想,提议从没有路的地方向上爬,没有异议就算一致通过。大家争先恐后手脚并用往高处爬,脚下的泥土潮了有点滑,遇到陡坡还得拽住树干杂草攀登,免不了双手膝盖沾满了黑乎乎的泥,有飞虫干扰或汗淌下来,我们不经意地就会在脸上抹一下,身上拓一把,好在没有外人,否则一定会被看成一群猴子。
    估计走了有一半路程,我们被高高的铁丝网挡住了。稍事停顿,大家便选择了沿铁丝网右侧向上去,反正山顶是在高处。没有路的路确实不好走,好在身边有铁丝网可抓,不至于滑下坡。爬在前面的懿谷大声喊:“这儿有个洞!”我们都加快速度跟上去,一起钻进了铁丝网里。
    当我们正兴高采烈地走在洞里的小路上时,猛听一声大喝:“站住!”只见一位解放军叔叔端着枪指着我们。 他见我们不吱声,走近几步问:“怎么进来的?干什么的?”我看他们几个继续装傻,就回答说:“爬山迷路了,看见有个洞,就进来了。”他手一挥,对我们说:“跟我来。”我们只好老老实实地跟着,他边走边说:“这里是紫金山天文台,军事管制区,你们胆子太大了,敢随便乱闯!”存毅唧唧歪歪地说:“我们也不知道这里什么地方,你想把我们怎么样?”他回过头来瞪了一眼:“那个学校的?几年级?叫什么名字?“我们七嘴八舌的如实回答。晓毅快跑几步说:”叔叔,把我们放了吧,我们也没做什么坏事。“他继续向前:”不许乱看!跟着我!“我们随他来到一栋小楼边,他指着门旁的带龙头的水泥池子说:”洗洗吧,一群小猴子。“
    等我们洗干净了手脸,他对这群俘虏并没有为难,把我们送出天文台大门后说:”马上要下大雨了,赶快沿路下山吧!“
    我们怎么可能回家?几个人拐过弯一路小跑直奔主峰头陀岭而去。
    刚来到主峰的碉堡旁,山顶上没有多少人。一阵大雾飘来,彻骨的寒意袭人,眼前白茫茫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浓浓的雾气把衣裤鞋子都裹湿了,能滴出水来。我们相距几步之遥,却只能靠大声呼喊联系彼此。我以后爬过无数次紫金山和其它许多很高的山,包括雨天,进入云中这是唯一的一回。
    忽然间,狂风大作,大雨倾盆,云雾也豁然开朗。人们疯狂地向碉堡冲去,当然是为了避雨,不是想成为英雄。我们浑身湿漉漉的,头发往下滴水,没有一个不是嘴唇乌紫,双臂抱胸,牙齿打颤,发出颤抖的唔唔声。碉堡里有一股不自觉的人留下的骚臭味,令人恶心,但两害相权取其轻,丝毫不影响我们赖在这里。又听到有人跑向碉堡的脚步声呼喊声,几个精明的小杆子迅速走到门口,七嘴八舌地大声嚷嚷:“挤死了!挤死了!往里去去!”哎呦我的妈!我的脚没地方踩了!“来人看看,又跑向别处去了。大家在哄堂大笑中也不知道多吸了多少阿莫利亚。
    二十分钟后,雨过天晴。我们迫不及待地钻出这个不愿意待又不得不待的鬼地方。雨后的山顶,空气无比清新,能见度极好。向东展望,紫金山麓苍松翠柏延绵起伏,郁郁葱葱;朝南俯瞰,中山陵、灵谷寺在绿色掩映下历历在目;西面远眺南京内外鳞次栉比,玄武湖微波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北方可见大江东去一衣带水。身处如此美妙的世界,不干点什么真对不起自己。
    四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十三岁毛头小伙极目远眺,心旷神怡,心潮起伏,兴奋不已:二中航模组在我们操控下正在起航!

李郁华:航模组的故事1  登山合谋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