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京二中老三届

插队45周年纪念

 
 
 
 
 

日志

 
 
关于我

不道听途说,不发牢骚,不抨击时政,坚持原创,只说自己经历过的事。 这是我们的芳草地,在这里我们可以回忆过去的岁月。师生感情,同学的热情,插队时艰苦磨炼互相帮助的真情,以及工作后一些心情。我们在这里交流相互学习,使我们老年生活更加充实,更加丰富多彩。我们要热爱这块土地,让大家发挥更多的正能量呵护她,使她更加鲜艳美丽。

网易考拉推荐

李郁华:航模组的故事5 乒赛风波  

来自仲肇舒   2016-06-28 17:36:25|  分类: 我的视频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航模组的日子十分惬意。 
我们除了用大部分业余时间做自己的参赛飞机,还尝试制作了橡筋动力和燃油发动机动力模型。此外还参照相关杂志按各自喜好用航模材料做了许多微型舰载战斗机、直升机、高射炮、救生艇、鱼雷发射器、雷达等等,安放在两艘不是航空母舰的舰模上 ,尽管在军事上兵器上不专业,看上去依然很是赏心悦目。当然也忘不了每周日上午登紫金山和隔三差五爬进礼堂天花掏麻雀窝。
    本来我们有默契航模组不收女生,不过初二时在接收了比我们低一届的吴健、胡小勇和高一届的王光越后,高一的张甬兰找来了。她是我们工人新村的老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更是原来二中航模组的老人,算起来也是前辈了。我们几个都不好意思地不吱声,最后我看不下去这前所未有的尴尬局面,就说“行吧?”,哥几个都没有表态,算是默认了。张进来后像大姐姐一样关心我们,包下了全部卫生和去食堂打开水等杂事,大家都心存感激,不过那时候我们不会客气,偶或大呼:“张甬兰!水没了!”现在想想真不应该。她在航模组时间并不长,记得没有参加过一次比赛,在63年冬天不顾家人和朋友(我们知道化工学院航模组的张佑国跟她关系很好)的反对,毅然支边去了新疆。此后数十年大家天各一方,杳无音讯。这是当年唯一感到伤感的人事。
    那两年我们学校航模组参加比赛没有一次不是总分第二,从来没有拿过第一,也没有下过台阶,在中学里的地位相当巩固,却也没有拿过一个个人冠军,算不得出类拔萃。
    79年我阑尾炎在鼓楼医院手术,病友南京桥樑厂总工,我呼他老娄,他非要喊我老李,说是忘年好。我们都是搞技术的,都喜爱文学,朝夕相处,相谈甚欢,相见恨晚。他公子来探视,我认出他就是当年得过第一名的娄宁。世界就是这么巧妙,老娄戏言:“老李老李,你是我们两代人的朋友,我家小宁吃亏了!”我答:“江湖上各交各的,无妨”。
    日月如梭,时间似白驹过隙。初中曾经发生过许多有意思的事情,记忆最深的莫过于乒乓赛风波。
    那一年全国运动会安排一场乒乓球初赛在我校大礼堂,学校提前几天就作了场地准备,组织师生观看自然也是重要工作。
    我们都是乒乓球爱好者,自己用七夹板和橡胶海绵做的拍子比买的还好使。听到这个消息不禁窃窃自喜,我们正好在航模组从宽敞的窗户看比赛,不用跟大家挤。航模组七八个人中我们四个相当于现在的董事会,其他人唯我们马首是瞻。我们安排大家到时候提前来组里,锁好门在楼上等待。
    话说天有不测风云,赛前一天老孟来通知说学校安排两个班的爱好者到航模组楼上看比赛。我们说开什么玩笑,把几十个人削成筷子插窗口还差不多,何况我们自己还有八个人,何况我们的模型弄坏了谁负责?何况万一有人不小心拿了我们的材料工具怎么办?跟老孟切磋了半天,他答应不超过20人,不能再少了。我们无奈之下决定不看比赛,所有人必须到场,维持秩序,保护财产。
    第二天下午,全校停课。我们从楼上俯瞰,师生列队到大礼堂秩序井然地进入指定位置。裁判员运动员进场。全场掌声雷动。航模组门口挤着五六十个同学,与一切显得极不协调,还传来阵阵“咚咚”的敲门声。我们纳闷,不是说好20人吗?我冲下楼,将门开了一道缝,对外面喊道:“20个,一个个进!”话未说完,门被挤开了,我差点被推倒。数十人蜂拥而上,楼梯发出吱吱呀呀的哀鸣声。我目瞪口呆地拼命把门重新推上拴死,不过至少上去了四十个同学。我也上了楼,原来感觉不小的航模组塞满了人,叽叽喳喳的几乎难以插脚。局面无法控制,没有一个肯听劝说下楼去。我们气得浑身发抖,老孟把我们忽悠惨了,早知道就不开门。
    我气极了,头脑一发热:“他们不走我们走!”带头下了楼。他们几个陆续跟我下来了,听着运动员练球的滴答声,站在楼梯间生闷气。
    门边上方被我们拆了线的拉线开关没有盖子,尝过触电滋味的几个兄弟一直希望什么时候看笑话,却至今没有效果。现在的开关却好像一只独眼用嘲讽的目光看我们的笑话。
    一会儿,晓毅下来了。他带了一台带螺旋桨的2.5匹发动机和一个装满油料的紫铜油箱,熟练地用台钳夹牢发动机,连接油管,所有动作一气呵成。随即手指弹向螺旋桨,瞬间震耳欲聋的二冲程马达愤怒地轰鸣!我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无比痛快的感觉。懿谷一下拉开了门,轰鸣声传遍了所有的角落。人们被震撼了,许多人不明所以,运动员也停下了挥动的球拍。政治教研组的大个子张其龙和大鼻子王瑞群跑了过来。他们边跑边喊:“快停下!快停下!”直到进门我们才听到他们的声音,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我们都憋着一肚子气,谁也不搭理。大个子大吼:“关了!有什么问题以后再说!”大鼻子一边对我们说着什么,一边将左手抬起伸向开关,估计他认为这个马达靠电控制。晓毅对他们大声说:“对不起!油烧完才能停!”我们几个盯着大鼻子的手,强忍笑声溢出喉咙。突然,大鼻子在发动机的狂笑声中“啊”一声猛地蹲了下来,脸色铁青。除了我们和他自己,谁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们实在忍不住,一溜烟跑出了大礼堂,躲在桃园里面捂着肚子差点笑岔了气。
    十几分钟后耗尽油料的发动机偃旗息鼓,乒乓球赛在小插曲后顺利进行。
    球赛结束后我们四人被请到教导处接受训导。不过事后并没有任何惩处。
    放在如今的政治事件在当时就这么不了了之。
    如果张老师王老师能看到拙文,这里我发自内心地道一声对不起!请原谅小子们的幼稚无知! 

李郁华:航模组的故事5 乒赛风波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李郁华:航模组的故事5 乒赛风波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