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京二中老三届

插队45周年纪念

 
 
 
 
 

日志

 
 
关于我

不道听途说,不发牢骚,不抨击时政,坚持原创,只说自己经历过的事。 这是我们的芳草地,在这里我们可以回忆过去的岁月。师生感情,同学的热情,插队时艰苦磨炼互相帮助的真情,以及工作后一些心情。我们在这里交流相互学习,使我们老年生活更加充实,更加丰富多彩。我们要热爱这块土地,让大家发挥更多的正能量呵护她,使她更加鲜艳美丽。

网易考拉推荐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来自仲肇舒   2016-07-17 09:47:14|  分类: 南京风光旖旎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2月18日夜,南京大雪。19日清晨我由地铁2号线转1号,出地铁口顾不上漫脚的积雪,直奔玄武湖公园。路边的房屋、树木银装素裹,城墙城门也白雪皑皑,心中一阵惊喜,真不孚所望,好一派北国风光!
    出玄武门便进入公园,远山近水植物建筑统统被一片银白包裹,我意外地发现一直盼着冬日再去东北内蒙的欲望近在咫尺!厚厚的雪花凝结在树枝上,堆积在道路和原野里,雕塑假山雪迹斑斑,玩皮地显出各种怪模怪样,不由得令人生出十分欢喜。
    玄武湖五洲之间桥堤相连,水上有各种船艇相通,各州山光水色,视野开阔,各具特色。此湖古称“桑泊”,至今已有1500多年历史,是当代仅存的江南皇家园林湖泊,也是最大的城市公园,被誉为“金陵明珠”。传说中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分别代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玄武的实际意义即指北方之神,其形象是龟与蛇的复合体。据載刘宋元嘉25年(448)湖中两次出现被当成玄武的“黑龙”(可能是扬子鳄),因而更名。
    沿宽阔的堤道踏雪前行,右首湖面波澜不惊,岸边灌木丛被积雪打扮成许多形态各异的怪兽,悄无声息地或蹲或卧,延伸到远处的古城墙外影影绰绰显出九华山宝塔,朦胧中透着与平时不一样的神秘色彩。左侧湖面更加开阔,一排排游船戴着厚厚的雪帽静静的待命,湖对面是昼夜不停吞吐旅客的南京火车站,不过在阴云和白雪笼罩中无法想象现在的模样。
    由翠虹堤步入环洲,此处因形状屈曲,环抱樱洲而得名。这里沿岸碧波拍浪,细柳依依,陆地法桐香樟等巨木扶疏,微风吹来碎雪纷飞,宛如烟云舒卷。不少大树被雪压弯了腰,许多枝条埋在地上,与低矮的灌木连成一体,有些已经不堪重负折断下来。不起眼的轻飘飘的雪花团结起来力量同样不可小觑。迎面的假山瀑布尽显江南园林之美,石峰上栩栩如生的童子拜观音系北宋花石纲遗物。我小心翼翼地拨枝踏阶登上假山后的小丘,郭璞石像肃然挺立,这儿便是他衣冠冢遗址。郭璞是东晋著名文学家、科学家,博学多才,善历算卜卦。他曾在北湖边隐居,一首《游仙诗》说出了自己的平生志向:“京华游侠窟,山林隐遁栖。朱门何足荣,未若托蓬莱。”恬淡之身却偏偏生于风雨如磐的乱世,终因直言大将王敦谋反“无成”死于非命。历史和先人总是不断用自己的故事告诫后人,考量着自己的那分遗产到底能实现多少价值。
    樱洲是四面环水的洲中之洲,因昔日樱桃遍布,曾为宫廷贡品而得名。此洲每逢仲春,数十种花卉竞相怒放,落英缤纷,一片灿烂,人们来来这儿踏春,处在花海之中,流连忘返,心旷神怡。不过现在的樱洲一片洁白,点尘不染,湖中雪压枯苇,夏秋芙蓉出水,锦鲤戏鳞的场面只是在积蓄酝酿之中。穿过五百米曲折长廊北行,廊内留下了我一行深深的脚印。来到七层塔“诺那”和喇嘛寺前,这里同样不见花木似锦,却给人“曲径通幽处,禅房祥雪深”的全新意境。
    这时候,太阳从云层中露了脸,雪地与湖面浮光掠金,气象万千。东眺钟山,紫气缭绕,微风拂面,似乎在冰天雪地里留有一丝暖意。史载东汉建安末年诸葛亮出使江东路过秣陵(今南京),作出“钟山龙盘,石头虎踞,此乃帝王宅也”的风水评价,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在这样的大雪天。
    过菱桥便是菱洲。身临亲水平台,小憩东岸,但见紫金山倩影倒映湖中,烟波浩渺,波光粼粼,峰峦晃漾,语言难以描述的自然空间在白雪陪衬和旭日照耀下,更显得绮丽多姿、神秘莫测,远远超越了古人“湖为钟山镜,山如湖中珠”之妙趣。山环水抱的玄武湖确实把六朝古都南京南北相融、集山水城林于一体的特色,表现得淋漓尽致。
    沿东岸走过九旭桥时,两边的零星残荷倔强地托着厚雪不肯弯腰,仿佛在大雪纷飞时也不忘宣示自己的崇高志向。过了桥就到了翠洲。这里长堤卧波,松柏成林,修竹亭亭,翠色浮空,绿带缭绕,风光幽静。湖边的垂柳已经绽出嫩绿的叶芽,当我摘下枯叶准备照相的瞬间,被触动下落的碎雪像无数粉蝶翩翩起舞,竞相追逐,顽皮地停在我的帽子上,钻进我的脖子里。人道赏景问雪,不料雪也会逗人呢。
    上了翠桥,梁洲就在眼前。梁洲又名老洲、美洲,与南京火车站隔湖相望。这里曾为梁代昭明太子编《文选》的读书处,因而得名。昭明太子学贯古今,性爱山水,他倡导的萧梁文学开一代新风,至今仍有“莫愁传世争颜色,怎及昭明文字香”的评说。梁园故地有一古井,明代淘挖清理时发现一把六朝铜钩,是时此井便以“铜钩”名。洲东北有两层方楼,红柱黛瓦,名曰“揽胜”,是古点将台。今天铜钩、揽胜均披银挂玉,更有一番古意。梁洲还是明代黄册(包括丁口田宅资产等内容的户籍档案)存放地,多时达960万册,成为皇家禁地,与世隔绝长达260年之久。望着曾为历代水军训练检阅基地的玄武湖烟波浩渺的湖面,我仿佛看到桅樯林立,旌旗蔽日,鼓角震天的壮观景象,又耳闻“五百楼船十万兵,登高阅武陈云生。定知战艇横瓜步,应有牙军拥石城。湖上秋空丝竹支,江头潮涌鼓颦声”的诗韵。我们现在能站在这里思今怀古,触景生情,却不知道究竟应该感谢谁了。
    大雪只能妆点江山,却掩饰不了历史的创伤。玄武湖曾遭两次浩劫,一次是隋文帝灭了南陈之后,下令将南京城夷平,玄武湖因此消失了两百多年。另一次是在宋神宗年间,王安石调任江宁府尹,提出“废湖还田”主张,此后南京城区遇雨成灾的恶梦始终挥之不去,可他还颇为得意地吟道:“覆舟山上龙光寺,玄武湖上五龙堂。想见旧时游历处,烟云渺渺水茫茫”。一直到元朝两次疏浚完工后才稍获改善。可见和平时期政府对城市的经营改造政策和决策也是千万不能违背科学规律的。
    北国风光一夜之间降临南京,将玄武湖妆点得如梦如幻,我踏着湿鞋意犹未尽,久久不忍离去,直到照相机显示电量不足。银装素裹、美妙绝伦的玄武湖雪景,真是语言难以表达,幸好有相机留下一些神奇的片段,让自己保存了美好的记忆。
  
巍峨雄伟的门楼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玄武门(内)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玄武门(外)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如梦如幻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北国风光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冰天雪地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巨枝折腰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原驰蜡象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东北侧可见九华山宝塔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南国北景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栈桥素裹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因雪更近水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枯芦新貌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曙光乍现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地上的脚印多是工作人员留下的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钟山龙盘,玄武雪飞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春雪柳芽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冰雪世界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疑是天池落江南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茫茫古城笼素纱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紫霞珊瑚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童话世界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俺说黑龙江你信不?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座无虚席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谁料春雪压三九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喇嘛寺、七层塔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仙境亭榭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晶莹剔透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柳暗雪明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落雪似蝶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腥红斑斑透春意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瑞雪残墙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雪中芳桥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凌波祥瑞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怪石更奇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石雕,雪雕?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揽胜楼(点将台)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蟠龙跃空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黄册库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古井“铜钩”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梁洲重檐牌坊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雪中路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草亭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雪松飞檐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樱洲郭璞纪念馆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李郁华:玄武素裹妙无言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