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京二中老三届

插队45周年纪念

 
 
 
 
 

日志

 
 
关于我

不道听途说,不发牢骚,不抨击时政,坚持原创,只说自己经历过的事。 这是我们的芳草地,在这里我们可以回忆过去的岁月。师生感情,同学的热情,插队时艰苦磨炼互相帮助的真情,以及工作后一些心情。我们在这里交流相互学习,使我们老年生活更加充实,更加丰富多彩。我们要热爱这块土地,让大家发挥更多的正能量呵护她,使她更加鲜艳美丽。

网易考拉推荐

李郁华:血汗凝成依天碑——南京阳山碑材侧记  

来自仲肇舒   2016-07-19 09:58:26|  分类: 南京风光旖旎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元璋老了,可是大头太子朱标福浅,38岁英年早逝,没有机会登上皇帝宝座。太祖病逝前,指定由皇太孙朱允炆继位。洪武三十一年,明太祖驾崩,朱允炆顺理成章地做了皇帝,是为惠帝,国号建文。
    朱允炆羽翼未丰就急着削藩,向自己的叔叔们开了刀,结果并不顺利,势力强大的燕王朱棣反而以“清君侧”为名统兵南下“靖难”,经过几年交战,终于赶走了侄子,自己称了皇帝。朱棣在造反的那几年也不是很有把握,总是祈祷老爸的在天之灵不要与自己过不去,暗允事成之后搞一个全天下独一无二的巨碑,为太祖歌功颂德,私下里也想通过这个举动改变自己名不正言不顺的形象。
    朱棣登基之初不顾政局动荡,百废待兴,事务繁忙,就急急忙忙作了建“大明孝陵神功圣德碑”的决定,先后征集了数万(有说几千)劳工囚徒于永乐二年(1404)起在南京东郊的阳山南坡凿山为碑。
    这里在元朝时就是古采石场,孝陵碑材利用该处完整性好的栖霞灰岩山体开凿,碑额、碑身、碑座同时开工,南山坡上劳工蚁集,日夜不歇,锤錾之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寒来暑往,三百多天后,三块硕大无朋的碑材逐渐成型,显露出不可一世的雄姿:其中碑额10米X22X10·3,重6188吨;碑身51米X14·2X4·5,重8799吨;碑座17米X29·5X12,重16250吨。整碑总高78米,总重三万一千多吨。六百多年来在这举世无双的巨石前,无不令人叹为观止,难怪清代著名诗人袁枚在《洪武大石碑歌》中惊叹:“碑如长剑惊天依,十万骆驼拉不起”。据说一年来累死、病死的徭役囚工成千上万,被就地用碎石一层层掩埋在坡底的峡谷之中,以至于后来阳山对面的地名就称“坟头”,原来叫什么反而不可考了。
    石碑的半成品完成后并没有从山体断开运到明孝陵深加工,永远地留在了阳山采石场,原因是朱棣下旨时没有考虑到南方的气候无法在冬天沿路灌水,冻土层达不到滚木承载万吨巨石的要求。最后,天子表忠心的形象工程不得不下马停建。
    我曾于六十年代来过这里,当时几个中学同学由光秃秃的山上爬到光秃秃的石头上觉得没有多大意思。八十年代时知道了阳山碑材的时代背景,携几位大学同学同游,当时这儿仍然没有什么草木,也没有管理。我们登上碑身,用卷尺丈量三块碑材,还拍了不少站在巨石上的照片,可惜现在一张也找不到了。前几天,我趁着梅雨间隙的阳光,由地铁2号线到马群转公交游5至锁石村,因为赶时间没有等班车,而是直接迈步向东行40分钟达景区路口,再朝北走35分钟上山,腰酸腿痛,大汗淋漓,才算来到景区正门。不过现在的阳山与紧密相连的雁门山一派葱郁,根本看不到古采石场和耸立的碑材。进门之后,观古泉井,赏阳山壶,经明风俗街,按导游图左拐由雁门山环登。唐代大诗人李白《金陵江上遇蓬池隐者》句“绿水向雁门,黄云蔽龙山”所提的雁门即指此山。山路崎岖,浓荫密布,沿途怪石相叠,层出不穷,形态万变,方不方,圆不圆,高不过丈,矮不赢尺,许许多多像被镂空、扭曲、雕塑过似的,怪模怪样,个个都显得那么不可思议。到了山顶,终于看到了对面阳山坡顶上绿树掩映中的碑材。碑额镂孔中有两三个游客在歇凉,巨石看起来比三十年前更显得苍桑,不过环境好了很多,这得益于政府在82年将其列为文物保护单位并加以管理。贴山而依的碑身两头设置了隔离网,人们不可能像我们过去那样由山坡爬上石碑了。沿采石场坡地下行,墩实的碑座扑入眼帘,这一万多吨的大块头用现代的技术和条件也是不可能运输的呀。
    仰视几块血汗凝成的巨石,再回首遥望不远处的坟头,我不禁要问:如果那些急于搞政绩工程、形象工程的来看阳山碑材,不知该有何感想?

 
山门牌坊
李郁华:血汗凝成依天碑——南京阳山碑材侧记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雁门山怪石坡
李郁华:血汗凝成依天碑——南京阳山碑材侧记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碑额
李郁华:血汗凝成依天碑——南京阳山碑材侧记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碑额侧观
李郁华:血汗凝成依天碑——南京阳山碑材侧记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碑身局部
李郁华:血汗凝成依天碑——南京阳山碑材侧记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碑身断槽
李郁华:血汗凝成依天碑——南京阳山碑材侧记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阳山南坡
李郁华:血汗凝成依天碑——南京阳山碑材侧记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碑座
李郁华:血汗凝成依天碑——南京阳山碑材侧记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一潭碧水劳工泪
李郁华:血汗凝成依天碑——南京阳山碑材侧记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太平湖水忆旧人
李郁华:血汗凝成依天碑——南京阳山碑材侧记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遥望坟头日月新
李郁华:血汗凝成依天碑——南京阳山碑材侧记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